产品中心 > 工业 > 竞技宝测速

武裝直升機——“霹靂火”未來戰場飛向何方

发布时间:2022-07-15 08:22:41 来源:竞技宝测速网站 作者:竞技宝登陆

竞技宝测速

  圖①:AH-64“阿帕奇”武裝直升機﹔圖②:卡-52“短吻鱷”武裝直升機﹔圖③: A-129武裝直升機﹔圖④:“虎”式武裝直升機。資料圖片

  一些影視作品中,常有步兵分隊被圍攻而呼叫空中火力支援的場景。這時,登台的主角常為武裝直升機。降維打擊,彈雨傾瀉如注,火花四濺,煙焰漫卷,險情頃刻間化解。

  正是憑借強大的火力輸出,半個多世紀以來,武裝直升機在對抗日益激烈的戰場上始終佔有一席之地,並得到持續升級和重點發展。武裝直升機的保有數量、先進程度以及技戰術水平,已經成為衡量一支軍隊戰斗力是否強大的重要標志。

  武裝直升機在不斷被賦能的同時,遂行戰時任務的風險也在增加。尤其是近年來,在一些戰役戰斗中,不時有武裝直升機被擊落。去年1月,美軍一架AH-64“阿帕奇”武裝直升機在敘利亞的哈薩卡省墜毀。敘利亞有關方面和美軍聲稱,該直升機在墜毀前受到導彈的攻擊。卡-52、米-24等武裝直升機近來也先后有數架被擊毀。

  伴隨著現代雷達對低空目標探測能力提升,地空導彈、單兵導彈威力增加,無人機載彈量增多、技術日趨成熟,武裝直升機如何保持戰場上的強勢地位以及低空“霹靂火”的美譽?今后又該重點朝哪些方向持續用力?請看解讀——

  武裝直升機的典型特征,是攜槍帶彈、火力強大。從嚴格意義上來講,並非所有攜槍帶彈的直升機都是武裝直升機。區別在於,武裝直升機是“專業拳手”,而兼具“肚大能容”和“攜槍帶彈”特征的早期運輸直升機顯然配不上“武裝直升機”這一專業稱謂。

  給直升機加裝武器的最早嘗試始於20世紀40年代。1944年底,納粹德國在Fa-223型運輸直升機頭部加裝了一挺機槍,成為世界上較早具有自衛能力的直升機。此后,美、蘇、法等國都開始給運輸直升機加裝武器,但這些用於空中自衛的武器火力較弱,打擊能力不足。因此,這些直升機並非真正意義上的武裝直升機。

  20世紀60年代,越南戰爭催生了AH-1“眼鏡蛇”專用武裝直升機。它是由UH-1“休伊”運輸直升機改進而來,其研發之初就將火力打擊列為重要能力之一,在戰場上表現不俗。該系列直升機開創了專用武裝直升機窄機身、縱列式駕駛艙布局的先河,對后來武裝直升機的發展影響較大。

  美軍武裝直升機投入越南戰場的同時,蘇聯的武裝直升機研制也取得成果,推出了米-24“雌鹿”。米-24“雌鹿”由米-8“河馬”運輸直升機改進而來,駕駛艙和機身形狀的改變,減小了武裝直升機的正向迎風面積。槳盤面積的縮小以及旋翼轉速的提升,保証其總升力不變但飛行速度有所增加。與AH-1 “眼鏡蛇”不同,米-24“雌鹿”系列保留了貨艙,可以運載一個班全副武裝的士兵,有“飛行步戰車”之稱。在阿富汗戰爭中,米-24作為空中火力支援的主要擔當,被“毒刺”導彈擊落不少,但這依舊無法撼動其戰場“救火隊員”的地位。

  隨著戰場環境的變化和信息時代到來,第一代武裝直升機漸漸顯露出發動機功率小、安全性差、機載電子設備落后等短板。對裝備信息化的需求催生了第二代武裝直升機的研發。第二代武裝直升機的代表型號有AH-64“阿帕奇”、卡-50“黑鯊”和米-28“浩劫”等。這些武裝直升機機動靈活、隱蔽性好、火力強大,增加的電子對抗系統、紅外對抗及干擾裝置使其戰場生存能力更強,加載的紅外瞄准系統和使用可“發射后不管”的導彈顯著提高了反坦克、反裝甲能力,並出現了轟炸、強擊等用途的武裝直升機。同時,其航電設備持續完善,自動化和智能化程度有所提高,武裝直升機攻擊威力明顯提升。

  對直升機的頻繁使用使得直升機之間的空中對抗變得不可避免,為爭奪低空和超低空的制空權,世界各國很快開始研發空戰能力更強的第三代武裝直升機。其特點是飛行速度更快、機動性和隱身能力更好、貼地飛行能力和全天候作戰能力出色、生存能力和空戰能力更強。代表性機型有“虎”式和卡-52“短吻鱷”等武裝直升機。

  這些不同代差的武裝直升機從功用上大體可以區分為專用型和多功能型兩大類。專用型武裝直升機主要遂行火力打擊、編隊護衛等任務﹔多功能型武裝直升機不僅能遂行火力攻擊和護衛任務,還可以運輸貨物。一些通用運輸直升機臨時加裝武器也可以“客串”武裝直升機,但因其並不以火力打擊為主,所以也稱不上是標准的武裝直升機。由此可以看出,武裝直升機的升級換代及與其他直升機的分野,不僅體現為性能方面有一定差異,也體現在技術加持方面有所不同。

  武裝直升機的問世,使軍用直升機從戰場“勤務兵”的角色轉為“戰斗員”,走向戰斗前沿。低空攻擊隱蔽、突然、機動靈活,這使得地面有生力量、坦克、火炮、步戰車甚至武裝直升機等目標隨時面臨著“滅頂”之災。作為現代“飛行陸軍”的“帶刀侍衛”,先進武裝直升機不僅“武藝”超群,它還有其他多種技能傍身。

  火力強大。現代武裝直升機可攜帶反坦克導彈、火箭彈、炸彈、航炮、機槍、空空導彈及地雷、魚雷、水雷等武器,能攻擊地面、水面和空中的各類目標,包括裝甲車輛、雷達站、炮兵陣地、前沿哨所、簡易工事、通信樞紐、地(水)面有生力量以及低空飛行的敵機等。

  載彈量多。以卡-50“黑鯊”武裝直升機為例,它配備有30毫米口徑航炮、12枚反坦克導彈、80枚火箭彈,還可在機身兩側短翼下4個挂架上挂載炸彈。AH-64“阿帕奇”武裝直升機可攜帶自動機炮炮彈1200發,機身兩側短翼下的4個挂點可挂載16枚反坦克導彈。較大的載彈量和較多的彈種,使武裝直升機能以強大火力攻擊多種目標。

  防護優良。現代戰爭中武裝直升機面臨的威脅很多,既有密集的地面防空火力,又有空中的戰機或直升機,還有專為其“量身打造”的反直升機地雷。因此,各國都想方設法強化武裝直升機的防護力。防護的重點部位是機身、座艙和油箱等,主要採用裝甲防護的方式。另外,武裝直升機一般都採用抗攻擊和抗墜毀設計及結構,如防彈自封閉油箱即使中彈,也不會起火或因漏油影響一時的飛行。起落架、機身、座椅一般都具備耐墜吸振能力,以便在關鍵時刻保護機組人員。“虎”式武裝直升機強化了座椅裝甲板,除飛行員側面有裝甲板之外,座椅坐墊兩側也加裝有裝甲板。卡-50“黑鯊”的座艙具有雙層防護鋼板,能抗擊12.7毫米子彈的攻擊。卡-50還是世界上第一種配備彈射座椅的武裝直升機,緊急情況下飛行員可以借此死裡逃生。

  感知靈敏。信息化戰爭又被稱作“發現者的戰爭”,被發現就意味著可能被攻擊,被攻擊就意味著被摧毀。因而,對抗雙方都在極力追求先敵發現。這也迫使武裝直升機的偵察感知系統不斷進化。AH-64A“阿帕奇”武裝直升機在海灣戰爭中暴露出不適應數字化戰爭的弱點,於是有了后來的AH-64D“長弓阿帕奇”,其一項主要改進就是安裝了先進的毫米波火控雷達系統。該系統能跟蹤並識別多種空中和地面目標,通過對比,列出最具威脅的目標及打擊次序。俄羅斯的米-28N武裝直升機,是在米-28“浩劫”的基礎上改進而來,增加了能保証在夜間和惡劣氣象條件下作戰的各種設備,包括導航系統、通信保障與指揮系統、敵我識別系統等。其毫米波火控雷達不僅具有探測和火力控制功能,還可充當導航輔助設施。這些感知能力的提升,使得米-28N武裝直升機有了“暗夜獵手”的別稱。

  通用性強。現代戰爭中任務多樣性、威脅多元化,武裝直升機必須有更多技能“傍身”。這使人們在設計武裝直升機時對“通用性”的考慮增多。卡-52“短吻鱷”作為卡-50“黑鯊”的發展型,主要區別是增加了一個武器操縱員的座位,功能明顯增多,既可用作攻擊直升機,也能用於戰場偵察和指揮。“虎”式武裝直升機在設計之初就有反坦克型和火力支援型兩種基本構型。火力支援型偏重對地面有生力量和集群輕裝甲目標攻擊,同時兼顧應對部分空中目標﹔反坦克型裝備有“長釘”系列反坦克導彈,主要用來攻擊重型裝甲類目標。這使“虎”式武裝直升機的“食譜”范圍更廣。

  從本質上講,武裝直升機諸多功能的具備與作戰能力的提升,每一步都是應用新科技的結果。這也意味著,武裝直升機要在對抗日益激烈的戰場上立足,對新科技的依賴程度必將進一步加深。

  當前,世界各國對武裝直升機的研制重視程度有增無減。對標今后戰場,新型武裝直升機除了繼續增加攻擊力外,其他方面的發展趨勢已經顯現。

  高速化。受氣動性能限制,目前武裝直升機的最高飛行時速一般不超過330千米。各軍事強國一直將提高飛行速度作為提升武裝直升機性能的主要指標。主要有兩種途徑,一是研發高性能旋翼,二是研發更先進的渦軸發動機。今后的高性能旋翼,其槳葉將更多地採用復合材料和復合式翼型,從而在減輕重量、延長壽命、確保安全性基礎上,獲取更好的氣動性能。今后的渦軸發動機體積會更小、重量更輕、功率更大、油耗更低,同時配備有先進的控制和故障自動診斷系統,可靠性更高。一些國家研發的新型武裝直升機,由於採用了復合動力布局,其設計最高飛行速度甚至超過每小時480千米。

  隱身化。直升機在作戰中很難通過戰術機動規避敵方攻擊,於是提高隱身性能就成了它們強化戰場生存能力的選項之一。未來武裝直升機將全方位採取視覺隱身、雷達隱身、紅外隱身、聲學隱身等技術,持續降低被發現的概率,在提高戰場生存力的同時,也有利於達成行動突然性。美國冷戰后期研發的RAH-66“科曼奇”武裝直升機,外形簡潔,武器內埋於彈艙,大量採用復合材料,雷達反射截面積隻有同期武裝直升機的1%。另外,它還加裝了雷達干擾機和紅外輻射抑制器,使得對手的防空武器難以發現和跟蹤。“科曼奇”項目雖最終下馬,但其設計理念和技術仍能為未來武裝直升機的發展提供思路與借鑒。

  智能化。當前,復雜的戰場環境和激烈的對抗方式,對武裝直升機的綜合性能提出更高要求。採用綜合化、數字化、智能化的航空電子系統,將有利於大幅提高武裝直升機的性能。此外,武裝直升機與整個作戰網絡深度融合,實時交互情報信息,也成為發展趨勢之一。這決定了未來的武裝直升機或將成為陸軍的飛行“信息節點”,成為戰場感知體系的神經末梢之一。同時,隨著無人裝備的迅猛發展,傳統有人武裝直升機可能逐漸“退居二線”,無人武裝直升機將漸成主流。傳統有人武裝直升機可能會成為小型無人機、智能巡飛彈和無人機“蜂群”的發射、控制和指揮平台,並以此為目的進一步提升戰場控制能力和生存能力。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