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蒲城历史上有这么几位先贤值得我们敬仰
来源:kok官方体育app下载 作者:KOK体育安卓版APP下载 点击量:1 发布时间:2022-09-20 11:37:11

  在诸多史书上以及各种记载和传说中,蒲城先贤的风骨随处可以看到,但由于时间久远,记载缺失,很多故事和传说都已经湮没在了历史长河之中。在翻阅史籍的同时,对于后世有影响的人和事物,能够体现先贤风骨的传闻逸事收录一并汇成此文,以彰显蒲城先贤精神,让我们后世能够永远铭记这些铁骨铮铮的蒲城人。

  清代相国王鼎少年时期家境贫寒,祖孙出门经常只有一件长衫。一日,家里实在揭不开锅,只得去面店求老板赊欠。经过苦苦哀求,好说歹说,最后老板发了慈悲,可只赊给了他半斤面。回去后,王鼎将半斤面写在了墙壁之上,以此激励自己发奋读书,不忘今日之耻,后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考中进士,一朝成名。

  据说王鼎刚到京城参加会试的时候,清代状元韩城王杰已官居高位,因为是同乡的缘故,听闻他的品行和才干,就有意亲近也想关照一下这位年轻人。没想到请其到家里来做客,他刻意避之不见,要他的著述文章,他为了避嫌,始终不写一个字。他不愿意让人家议论其是因为王杰的缘故重用提拔。王杰听闻后就非常欣赏他的品行,后来还专门写了宋代名臣寇准(渭南下邽人)等为官的事迹派人送给他,并给人说,“观子品概,他日必登予座”,意思就是迟早这个年轻人会坐到我的这个位置上(大学士,军机大臣,俗称相国)!果不出其所料,不到二十年,道光二年(1822年)王鼎就因为忠诚干练,出类拔萃,入为军机大臣,坐到了当年王杰相国的位子上。

  吉翂的父亲在南朝梁为官,因为为人正直,被诬陷下狱,被解往都城南京定为死罪。吉翂时年十一岁,历尽千辛万苦到达南京,敲响皇宫殿前的登闻鼓,替父鸣冤,愿以身代父。梁武帝萧衍就派人来询问,看他这么小年纪,是不是背后有人指使。来人采取了威逼利诱的手段,甚至将其投入监狱。他不为所动,最后梁武帝被他的孝行所感动,称其为大孝子,对其父案情进行了复查核实,为其父亲昭雪,并对他的孝行进行了表彰,恩赐还乡。父子还乡后,乡里乡外奔走相告,到处在传扬他的孝行。后世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孝子,就把他所居的村落被称为梁村,时间久了就改为良村了。

  冯廷理生活在清朝乾隆嘉庆年间,因不满蒲城官府乱加火耗(税银熔炼后产生的损耗),只身到京城告御状,在京的某位当官的同乡就给他出了个主意,说皇帝某一天到某个庙宇要去进香,让他提前去把状纸埋在正殿的香炉里。冯廷理就按照这位大臣教的办法去做了,那天皇帝进香的时候,发现香插不进去,就觉得奇怪,就让手下人扒开香灰看个究竟,这样就发现了冯廷理的状纸。皇帝看后,大为吃惊,因为当时火耗国家都有定例,不得随意乱加。就让人找来冯廷理问明实情,听到下面的官员恣意妄为,乱加火耗后,龙颜大怒。后面就派大员到陕西以及蒲城清查火耗,查处了乱加火耗的贪官,也对冯廷理敢于为民请命表示赞赏,特赐黄马褂以示嘉奖。

  李仪祉在德国留学期间,为了抓紧时间学成回国,他不再休假,每天不是在教室画图,便是在实验室、图书馆读书。只学了两年,便学成启程回国。当时,有人问他为什么连学位也不要,他说,“我不远万里来到德国求学,求的是学问,而不是学位,学位对我毫无用处;而且我是公费学生,用的钱是老百姓给的,能省一文是一文,无论如何不能浪费的!”这位先贤的这些话语至今听来仍能够使人振聋发聩!张稽古倒食于沟(蒲城兴镇良村人)明代张稽古因主持修筑平遥古城而闻名。后擢升为山西按察使(相当于省检查院院长)。封在太原的晋王因为私事有意拉拢他,多次请他到家中赴宴,都被拒绝了,有一次甚至还派人送来美食,他让人把送来的美食都倒进了门外的地沟里,把空着的食盒送还了来人,让其回去复命,其刚直不阿气节被百姓所敬重,离任后被当地百姓迎入名宦祠。杨懿与鄞州长春塘(蒲城人)杨懿清雍正时期任鄞县(今宁波鄞州区) 县令,在任主持修筑了长春塘。逢暴雨倾盆,他深知长春塘对于宁波水利的重要性,马上组织加固长春塘。在风雨之中他亲历亲为,终于昏倒在长春塘的工地上。这位积劳成疾的县令,去世前数日口不能言,仍手书,“城工河工未毕”为憾,终因医治无效而以身殉职,年仅36岁。杨懿死后,家中四壁萧然,身无分文积蓄,人们卖掉他的书籍杂物,聊得丧资。大嵩农民闻讯,数百人夤夜赤足赶百里山道到城中哭拜,情感动天,至今鄞州仍有杨懿祠堂供后人凭吊。张大架子与金头(蒲城苏坊人)张大架子(张汝骧)据说因为五字匾写的好,皇帝赐朝柱一串,临下朝来,碰到和珅,其就想占为己有,就说借来一观,看看珠子如何好。张大架子很清楚和珅的意图,一边递过朝珠,一边说道:“好是好,就是眼太小。”讽刺和珅心眼太小,和珅一听就知道什么意思,随手就还回了朝珠,悻悻地走了。传说因此事得罪了和珅,他就找了个机会找人把张大架子刺死,还把头给割走了,所以后世传说墓葬里埋的是个金头。张东白与颜色布(蒲城贾曲人)张东白为民国著名书画家,时陕督陈树藩附庸风雅,仰慕张东白之名,邀其到督军府教授书画,其找不到理由推脱,就以可以自由出入督军府,教授时间由其自由安排为条件到督军府教授书画。在督军府期间,其不管陈树藩忙与闲,兴趣一来,就拉着陈树藩教授书画,经常搞的陈树藩苦笑不得,最后以此为由告辞归家。临回时,陈树藩问需要何物。他说:“离家时,老婆叮咛扯上几尺颜色布,缝个裤子,再不需要什么。”

  民国原审计部长李元鼎因为蒋介石军费开支过大,挂冠而去,两袖清风归来,不受嗟来之食,回陕后以教书糊口。顾祝同在陕,为拉拢李元鼎,送来三百银元,他提起钱袋子就扔到了院子里。厨子看到了,赶紧过来说,“锅里正在蒸馍,没有柴烧了,这可怎么办?”意思是让把钱留下贴补家用,李元鼎听闻,“这有何难?”两脚把身边的躺椅踹成数段,说:“拿去把馍蒸了,饭还要吃。”可见先生的风骨。

  日本铁蹄已达察冀,兵临山海关,临榆(今秦皇岛)县城岌岌可危,时局异常紧张。当时62岁的陕西蒲城人仵墉任临榆县长,警报传来,驻军即全县官绅士民逃匿一空,他却坚守危城不走,人生不逢时,日寇的飞机开始轰炸县城,全城的人都跑光了,他一人端坐大堂,演出了中华历史上真正的“空城计”。仵墉怒吼:“县长有守土卫民之责,不能只顾个人安危,不管全城百姓生死。”后临危受命代理察哈尔省主席一职,与前方冯玉祥,吉鸿昌所率抗日队伍全力合作,为抗战积极奔走。冯益文与城共存亡(蒲城龙阳人)

  冯益文因与二军军长岳西峰革命志趣相投,二军主政河南后,受命为河南遂平县知事,政绩颇著。后国民二军受到军阀南北夹击,很多县官员都弃城逃跑,有人劝益文也逃跑,他说:‘吾为守土之官,当与城共存亡,去将安之?’城陷后,被执不屈,后来服药自尽。他是抱着与城共存亡的坚定信念视死如归而慷慨赴义的,他为国民革命毫不犹豫地贡献了宝贵的生命。王伯谋与地主(蒲城陈庄人)

  王伯谋是二十二军军长高双成的女婿,文革时期被下放回蒲城老家监督劳动。在开批斗会的时候,有个贫下中农批斗时竟上前狠狠地在王伯谋背上砸了一拳,王伯谋脸上扭曲着,疼得直皱眉,但还得弯着腰,那时他毕竟是60多岁的人了,批判的人大声吼着:“你这地主,残渣余孽。”这时王伯谋似乎急了,说:“我这地主是国家订的,按法律该怎么着就怎么着,碍你了,惹你了,当初你的日子过不下去,到榆林,我给你拉了条骡子,让你回来好好过光景,那时你寻的这地主干什么?”一句话将带头批判的积极分子怼了回去,积极分子自知理亏,只能大声竭力的空喊口号掩盖自己的不安。

  留存于诸多史料中的先贤事迹,铁骨铮铮的蒲城人肯定不止这么多,还有众多的人和事或流传于人们的口头传说之中,或流传于其他地方史料记载中,或已湮没在了历史长河中,希望这些先贤的事迹和风骨能够成为我们后世的典范,照亮我们前进的路!